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风光迤逦、生活凄苦:法国绝望农妇穷得只能"吃土"

欧时大参2018-06-19 04:40:30


法国奶农2015年以来收入大幅下跌,法国农业福利互助会MSA称,申报月收入低于354欧元的农民在今年恐将继续增长。2015年,有30%的农民处于该超低收入水平,今年人数比例很有可能超过50%。


在农业领域,贫困率在今年继续增长。法新社报道称,超过一半的农民2016年的收入水平很有可能低于354欧元/月。


MSA主席Pascal Cormery对《费加罗报》记者称:“我们的担心是有根据的,今年夏天农产品收成特别差,牛奶价格在最低值,葡萄产量是30年来最差。”


“我们现在刚刚处在问题的开头,一半以上的农民面临收入低于354欧元的境况。在有些领域,将非常紧张甚至产生严重后果。”Cormery近期将与农业部长Stephane Le Foll会面反映问题。



MSA主席Pascal Cormery                


农民靠补助活着,自杀率高企

 

据《西部法国》报道,约90万的法国农民中已有20万人申请了从业补助金(prime d'activité)或此前的积极互助收入(RSA-activité)和就业补助金(PPE),2016年一年可能新增6万名申请者。





在此背景下,法国农民自杀率近年来居于各行业前列。法新社称,一项研究统计了从2008年到2013年之间的自杀案例,称在此期间每两天就有一起自杀事件发生。法国国际广播报道的另一个来自底层途径的数字却高得多。




一位关心农民自杀问题的法国蔬菜种植业主曾于2015年10月组织了一次自杀农民家属慰问活动,在教堂举行弥撒时,现场树立起大约600个十字架,象征着去年身亡的600余人,他认为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将近两人自杀。



         

2015年4月1日,欧盟乳制品配额限制取消,牛奶产量增加,奶价下跌                


MSA于2011年启动一项自杀预防计划,该互助会设立了一条热线咨询电话,帮助开导精神抑郁的求助者。2016年第一季度,热线平均每月收到285个求助电话,比2015年同期增加了3倍。


法国农业的价格危机

 

两三年来,法国小麦、牛奶、牛肉、猪肉的价格暴跌,导致许多农民即便每周工作60小时甚至更多,仍无法收回成本。经济压力及心理负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反常的低价主要由资本主义全球化及欧洲委员会推行的共同农业政策造成。


2015年4月1日,乳制品配额限制取消,随之而来的是牛奶产量的增加。在冰岛,奶产量增加了13%,法国则增加了逾1%。


以目前的牛奶售价,一些法国奶农已无法收回成本,多家牛奶厂收到冲击。如今,法国有约7万家奶厂,比十年前减少了三分之一,而几乎所有的奶厂都面临产量过剩的问题。



         

一部分奶牛进入“肉牛”市场,造成牛肉价格也随之下降


欧盟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后者也毫不示弱,对前者实行食品禁运。因此,法国奶酪、猪肉及苹果失去了俄这一巨大市场,也导致了其价格暴跌。因为欧盟奶牛数量过多,迫使一部分奶牛进入“肉牛”市场,造成牛肉价格也随之下降。


“每周工作50小时,却一无所获。”

 

农业危机蔓延,各产业几乎无一幸免于难。奶农们与兰特黎斯(Lactalis)的代表正在巴黎进行谈判,以商议牛奶的最佳售价。根据法国蓝色电台(FranceBleu)的报道,每名阿尔萨斯奶农平均每天损失150欧元。


上莱茵省青年农民工会主席克里斯托弗•比奇表示:“每千升牛奶的价格在240欧元至280欧元之间,但我们去除工资以外的生产成本就已经有315欧元了。目前,我们是靠银行的支持才坚持到现在,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阿尔萨斯奶农除了经济上捉襟见肘,心理上也承受了巨大压力。“每周工作50小时,却一无所获,没有人能接受这一点。如果工人认真工作但老板不发工资,他下个月就可以不来上班,但我们农民别无选择。”比奇的言语之前难掩失望之情。



         

2015年1月,农业危机已经开始,法国东部维苏尔农民抗议农产品价格过低                


8月,兰特黎斯集团的乳制品定价为256欧元每吨,远远低于2014年7月的363欧元每吨。法国芒什省农民工会的路德维克•布林认为目前的“合理价格”应定为每吨300欧元左右。


布林说道:“在我所在的省份,从今天起到12月31日,几乎14%的乳制品公司将关门歇业。通常情况下,每年有2%至3%的企业停业,但15%简直难以想象。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企业负债累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法国西部奶农“下定决心”,力争获得“令人有尊严的经济条件”,他们上周走上街头示威,在挥舞的标志中,有些写着“lactel不给农民留活路”或“Lactel使奶农窒息”。


马塞尔•德尼厄尔是布列塔尼伊勒-维莱讷省农业委员会的主席,他最近也注意到农业危机对家庭造成的影响。农业经营者工会全国联合会(FNSEA)委员玛丽-伊莲娜•布里昂表示:“在农业危机中,很多家庭在外只有一份收入,捉襟见肘的生活也会带来夫妻关系的紧张。”


面对这一忧心状况,法国大区农业生产工会联合会(FRSEA)于八月初向媒体写了一封公开信,并请农民们将自己的不满逐条列出。



         

愤怒的奶农在超市中兰特黎斯集团奶产品上贴标语:“此标价导致失业。”“此标价导致奶农破产。”                


绝望农妇

 

卡特琳娜•塔沃今年56岁,在农业委员会工作,她丈夫在法国西部莫尔比昂省养猪,“已经连续四五年没有净收入了。”卡特琳娜说: “20年以来,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漫长的危机,这令人担忧、屈辱、压力巨大,连孩子都感觉到我们的焦虑不安。”


“婚姻危机、抑郁情绪、酗酒趋向,周围的人必须内心足够强大(才可以忍受经历着这些危机的我们)。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甚至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避免入不敷出。”


在法国农村,通常是妇女负责管理家中的小金库:与债权人理论,支付孩子的学费等。莫尔比昂省奶农贝亚特丽斯•布里昂说道:“是妇女撑起整个家,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今年,贝亚特丽斯不得不从自己的房屋储蓄账户中转钱,“以度过冬天。”



         

2012至2015年,每吨生牛奶价格的变化。(红色折线为德国奶价,蓝色折线为法国奶价。)                


雪上加霜的是,和丈夫共同工作的农妇们有时会陷入无尽的孤独。“我们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担心如何才能撑过这个月。”51岁的纳迪娜•维特尔与丈夫共同经营一个奶牛场,她有两个孩子,四个人一个月的生活仅仅由少得可怜的1000欧元收入来维持。


六月份,她在Facebook上成立了一个女性专属小组。“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就不可能在危机中成功脱身。农业危机对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有影响,甚至有时还会导致家庭暴力。”


工根据农业社会保障联合会(MSA)的统计,自杀预防热线“农业倾听”(Agri’écoute)的拨打次数从去年十二月的90次每月飙升至2016年初的300次每月。“人们几乎闭口不提务农人员的自杀,但平均每天都有一名以上的农民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来自诺曼底的夏莱娜•格兰不无苦涩地说道。她是一名奶农的妻子,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奶农在去往兰特黎斯的路上用油漆涂下“兰特黎斯是小偷”字样                


明天,兰特黎斯奶制品公司将与奶农重新进行谈判,以商定奶制品售价。面对这场农业危机,政府会采取何种措施?农民们能否苦尽甘来?让我们拭目以待。欧洲时报/唐天莹 编译)


编辑:彦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