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走火入魔

懂懂日记2018-06-12 04:33:53

带着柯南与SUSU进山。

盘山公路很美,路上几乎没车,柯南感叹,南北文化差异太大了,若在深圳,肯定人山人海。

我调侃了一句: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生活在这里了吧?

我喜欢安静。

牛哥曾经说过,他一进寺院就有想哭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可能早晚都要遁入空门。

我呢?恰好相反,一进寺院我就觉得可笑,一群人在那里拜泥塑,就如同我看纪录片里的那些游牧民族,拜风,拜雨,拜树,盲目崇拜是因为有所畏惧?还是过于无知?还是想用虔诚来交换点什么?

我只有在一个地方有归属感,就是农村。

说农村也不准确。

应该说我有地主情结,我想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庄园,我可以在那里无拘无束……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梦。

我曾经追逐过,并且带着媳妇与娃在农村生活了四年,知道那四年大家怎么评价吗?每个人见了我们,都称赞我媳妇:真佩服你,能跟懂懂在农村生活四年。

那我就纳闷了,在农村生活就是落魄了?

其实,我是没打算进城,后来之所以进城,是我觉得一方面是媳妇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她是赌我未来会进城的,若是我真的没有动静,她可能也会选择离开。另一方面,孩子读幼儿园了,乡镇幼儿园真不行,打孩子,骂孩子,想了想,还是进城吧,压抑我自己,成就你娘俩。

那天,遇到了一个老读者,他关注我九年了,他说,你比以前富有了,但是不如以前快乐了。

哈,你真懂我。

我一直都活得很压抑,因为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这两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一个很危险的问题,就是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传宗接代?是成就一番事业?还是享受当下?

赚钱到底有没有意义?

是赚钱重要,还是陪着老婆孩子重要?

我恍惚了。

在农村不怎么赚钱,一年能赚个三十来万,足够满足我们的梦想,那时不迷茫,因为目标明确,就是争取早日能实现年利润过百万,那就很有奔头。

那时,偶尔听说,谁谁有钱迷茫了。

心想,这有啥好迷茫的?你能比王健林还有钱?人家都没迷茫。

进城后,我们生意做得还不错,但凡是稍微忙一些的日子,一年赚个两三万就很正常,我对钱越来越不敏感了,我很少过问今天赚了多少钱,反倒是忙于跟媳妇周旋,不是周旋情感问题,而是她抱怨我对家庭不重视,我就觉得委屈,我怎么不重视了?钱不是我赚的吗?我哪天不是晚上8点以前就回家了?没钱的时候你嫌我不能赚钱,有钱的时候你嫌我不够温暖,我到底怎么不够温暖了?

天天为此周旋,很费精力。

日子久了,我觉得我抑郁了,但是我又不能说。

耳边一直有个声音:赚钱有意义吗?

一会觉得有意义,一会觉得没意义。

到底怎么才是对的呢?

我在论坛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就是讨论张国立的媳妇没生娃,现在年龄大了,到底会不会后悔?躺着中枪的女星很多,例如刘嘉玲、鲁豫、杨丽萍……

作为女人,不生娃,你们活着有意义吗?

按照我们世俗的标准,她们活得行尸走肉,还不如死去。

其实,我有很多想法,特别是近两年,有了修行的想法,我修行不是为了佛,不是为了道,也不是为了仙,就是觉得人应该有所思考,我想去苦行,例如风餐露宿一年,不食肉,不近色,就住在户外,不停地行走,无所计划,一年后回来,不为名,不为利,只是单纯地想与自己对话。

这个想法是非常强烈的,有人也愿意陪我一路走,是男的。

我是真的能禁住。

我说不吃肉,就是真的不吃肉,我说不喝酒,就真的会不喝酒,我说不近女色,就会真的不近女色。

说白了,我已经浪够了,想穿上僧袍了,想吃斋念佛了。

我身边的小伙伴跟随我这么久了,你可以问问他们,我近过谁?也不是说冷淡了,是觉得没意思了,就那么回事。

反而,一旦遇到主动一点的,我就急忙躲着。

但是,我能真的去修行吗?

做不到!

例如每天骑行辛苦不?很枯燥,很无趣,但是我都能坚持下来,我就是把它当成了修行,对自己的磨砺,全勤这俩字说起来很容易,做到非常难,你有不想动的日子吧?你有些招待是必须全天候陪同的吧?有时需要去外地出差吧?

全勤,真的好难好难。

我又佩服了自己一下下。

《西游记》里,猴王出世以后,四处云游拜师,为什么呢?

他在花果山每天花天酒地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拜师呢?猴子觉得,若是这么贪图享乐又有什么意义呢?早晚都要失去,这不过都是昙花一现,因为我们逃不过阎王的手掌心,于是他想去修行,去拜师,争取能长生不老。

猴子去拜师的初衷,就是想长生不老。

他在山里遇到了一个樵夫,那个樵夫在唱歌,唱的是《满庭芳》: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无欲无求,恬静无争,怡然自得。

所以,猴子误以为,这就是神仙。

原来,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樵夫,只是认识几个神仙而已,这首词的确是神仙教给他的,那猴子就有了疑问,你既然这么有悟性,为什么不去修行呢?

樵夫反问:我家有老母,若我去修行了,谁来养她?

这就是樵夫不去修行的缘故,六根不净。

前些日子,我做了一个产品,起名时,我选了:一丝。

一丝不挂,最初就是佛教用语,意思是无所羁挂,内心清净了,而我们呢?都是杂念太多的人,心里都有蜘蛛网,错综复杂,离不开这个,离不开那个。

六祖惠能跟这个樵夫情况差不多,也是以砍柴维生,家有老母,无意读到了《金刚经》,他仿佛听到了召唤,毅然决定去修行,给母亲留了10两银子。

这境界。

有时,我觉得自己挺危险的,貌似处于走火入魔的临界点,胡老师一直鼓励我,他认为研究人性只能是初级阶段,研究神性才是真正的入门、入道。

我貌似要走向不归路了。

穷日子,每个人都会过,因为生活只有一个方向,就是填饱肚子。

富日子,我们未必会过,过去一切的目标就是为了赚钱,现在突然实现财富自由了,所谓的财富自由就是你赚钱的速度大于你花钱的速度,不在于基数有多大,例如上次我遇到了一个高中老师,他家拆迁赔了四套房子,他已经是高级教师了,每个月工资5000多,他说自己的人生就没有奔头了,突然就迷茫了,不缺钱了,竟然不知道想要什么。

在咱看来,你那点钱算啥?

但是,相比他过去的人生体验与花钱速度而言,他的确实现了财务自由,花不了了。

很多天才为什么突然遁入空门了?就是觉得世俗的标准级别太LOW了,想玩深一点的,以前有个天才作家叫卫慧,写的书那叫一个浪,现在呢?人家去搞家庭系统排列去了,搞的也蛮悬乎的,你认为她是走入了歪门邪道?

也许,她是找到自己了呢?

她体验过名,体验过利,也浪够了,动不动就是他脱下我的CK内裤,看来在她那个年代CK内裤还属于奢侈品?

若是今天写,那应该是:他脱下了我的LaPerla内裤。

在山里,野餐,无意聊到了一个话题,年轻时的荒唐史,其中有个小伙,以前是做泡妞秘籍的,还总结了一套公式,有点类似心理暗示类的,例如手放在女孩肩膀上,若是她没有拒绝,表示可以进一步之类的……

这个教程我听说过,2009年,王通就找过我,他要推广这套教程,在我看来好搞笑呀?泡妞还需要学吗?

我就问这小伙子,你做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做了?

他说,就是有一天,我突然觉悟到了一点,但凡是稍微优秀一点的男人,身边就不缺少极品女人,泡妞是不需要学的。

我说,本来不就是吗?

泡妞的核心是赚钱?

这就如同炮神,为什么给他起这个绰号,是他自称睡过100多个女人,而且都是很不错的白领之类的,还有开玛莎拉蒂的,不过我觉得这个绰号起的有点早,他在这里待了快一年了,没感觉到他在泡妞方面有特长,反而我觉得他有时有些笨拙,至少在对女人方面。

两点。

第一、若是女人对他稍微好一点,他谈话内容接着就下三路了,问人家夜深人静的时候,是用器具还是用手。

我若是听到,急忙喊停,你这是搞啥?这都是朋友,你问人家这些。

第二、有些时候,他分不清界线,例如我们公司的员工,他也试着去泡,这是不合适的,人家肯定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了,意思是你那朋友是什么人呀?

我喊炮神过来,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什么是界线。

希望他能领悟。

SUSU就好奇了,你自称炮神,为什么没在你身上感受到半点对女人的征服力?

炮神说,泡妞太费钱,要喝喝奶茶吧?要看场电影吧?搞到手少不了100元,太奢侈。

我憋不住,笑了。

这也叫费钱?对,据说,开房都需要妹妹掏钱。

现在,依我对炮神的认识,我觉得他是很难吸引到层次稍微高一点的女人,我说的层次稍微高一点的标准是:读过高中的。

不是钱的问题……

年轻时,有没有荒唐事?

每个人都有。

我也有。

25岁左右的时候,具体多大我记不准了,我去上海,同济大学,见网友,在白玉兰宾馆,那姑娘读研一,家是农村的,以前我们聊的特别好,诗情画意的,甚至我有追她做女朋友的冲动,女孩是蛮有学识的,她特别想有个笔记本,想问我借钱,我觉得借钱可以,但是不能便宜了你,就约见在了宾馆里,她是第一次。

我的意思也很明确,表面上是借给你,其实我是不打算要了。

第二天,她就买了笔记本。

借钱以前,我觉得能给她打90分,借钱后,我总觉得自己发自内心的不尊重她,只能给她打40分,后来,偶尔我去上海出差,也是把她喊出来过夜,她也如期赴约。

我也属于神经病,一会一变,有时又突然很心疼她,就会主动跟她聊很多,谈谈心,因为睡过了,就无所禁忌了,问她家庭情况之类的。

我突然心疼了,心想,这不就是我自己的亲妹妹吗?父母就是在家种地的,妹妹考到上海去了,同宿舍的女生一个月生活费都2000多,而自己一个月只有800元的生活费,又想买手机,又想买电脑,终于认识了一个能帮自己的小伙子,他提出想要钱可以,但是……

从了,一方面自己从内心喜欢这个小伙子,一方面又需要钱。

她毕业后,还我钱,我拒绝了。

2012年,见了一面,很友好,她说结婚了,在街道上班,属于铁饭碗,有编制,老公是上海的,她还我钱,我要了。

她说了一句话,很触动我:穷孩子不应该来上海。

最近,媳妇离家出走了,我自己在家,她让我闭门思过,我们俩矛盾点有两点:

第一、我不允许随意给孩子请假,特别是以旅游的理由。

第二、送她,我心疼时间了。

平时,只要他们出去,无论是去青岛还是济南,我都是来回接送,去送,我需要来回跑500公里,去接,还需要跑500公里,若是早上的飞机,我需要提前一天到机场住下。

过去,咱闲,无所谓。

如今,咱忙,特心疼。

送的中途,她发现证件没带,需要返程,我内心压抑不住了,突然爆发了,我心疼起了时间,我要是再回头送他们,我需要花费6个小时。

我抱怨了一通,抱怨你咋能给孩子请假呢?就是为了去上海迪士尼,从周三请到周五,你这么做不会对孩子教育有帮助,反而让他有了惯性,认为随意可以请假。

我们哪个月不请假?

另外,我认为这么教育孩子是错的,不是说牺牲我们的精力去照顾孩子就是好的教育,好的教育更多的是言传身教,就是说,我们是农村出身的,不是说送到上海待上一年半载的,孩子就有了大都市的思维,这是不可能的,孩子的思维是受限于家庭,而不是单纯的生活环境,大上海的穷人多了去呢!

我的观点非常简单,眼界教育,不需要刻意!

媳妇要跟我分开,理由就是我不可理喻,当然与我的情绪有直接的关系,当天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上午我写文章,我让腚疼带着我爹去医院排队检查去了,下午我们要发货,临时喊了五六个朋友过来帮忙,非常的忙……

媳妇认为,不想让我送,是我自己主动献殷勤的。

是我过于谨慎了,总觉得自己安全意识更高一些,可以让机场与家这一段更加的安全一些,不至于这一段路上有什么意外,毕竟全程高速,危险系数是非常高的。

吵架的时候,人是有情绪的,那一瞬间,我把媳妇理解为了瞎折腾,让钱烧的,忘记了我们的农民身份,总是跟深圳那些富裕家庭比较,人家去游学咱就去游学,人家要去迪士尼,咱就跟着去,但是没想想我们的出身本身就是有差别的,我们生活在这里,让孩子看这么多,其实也是扒着井沿朝外看了一眼。

最关键的一点,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孩子教育是伪命题,父母教育才是真命题,我们需要不断地修行,让自己越来越善良,越来越儒雅。

为什么我媳妇没有赚钱的意识?

她不需要赚钱呀,我哪年不给她个三五十万?另外每个月还给她发工资,她压根就没有需要赚钱的这个概念,这也是她拒绝我以工作为借口的缘故,她总觉得自己的老公赚钱是非常轻松的,为什么?

我老公是作家呀,赚钱哪需要靠吆喝?别人送钱还要排队呢,哪来的什么辛苦?自己当年就是因为崇拜直接连人都嫁过来了。

而我觉得呢?

我很辛苦,特别累,要日复一日地思考。

这就是我们对收入的认识偏差。

而且,她使我产生了恍惚感,就是我努力工作是不是错的?例如我说不回家吃饭了,要有招待,她都觉得我在找借口。

媳妇和儿子不坐我车了,坐出租车走了,我又觉得蛮失落的,一肚子委屈,找心理老师疏通一下,老师还是那句话:你是一切的源泉。

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

好吧。

我有很多的想法,例如春节时,我在想,每周要出一次门,去拜访拜访朋友,看看球场,听听演唱会,否则总是宅在家里,不是废了吗?我现在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就是这么日复一日地发呆。

可是,我总觉得我被拴住了,我问父母,你们拴我了吗?

他们没有。

我问媳妇与娃,你们拴我了吗?

他们没有。

我也不知道谁把我拴住了,反正我就是出不去。

炮神把狗都匆忙卖了,三条狗亏了4000元,我在想,他内心会不会抱怨我?也许会,你不是说养狗能赚钱吗?为什么自己养了一周,亏了4000多?自己两条是1400元/条买入的,另外一条是2400元买入的,还买了一些奶粉、狗粮、笼子等,如今呢?2000元三条打包卖了。

你也太急了吧?

1400元买的狗,在58同城上500元卖了。

喊炮神一起吃饭,他也拒绝,不知道在忙什么。

我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要么,选择回去安心找份工作,上个班,他拒绝了,理由是已经四年没上班了,不想上了。

要么,就在我们这里上班,你自己想想要多少钱合适。

他说,两三千就可以。

你在这里上班,我也要思考给你安排些什么活干,因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特长,若是你单纯的在这里混日子,那是错的,你现在每天研究越野车,研究羽毛球,研究骑行,研究狗狗,看似增加了很多知识。

其实,这些都不会给你带去什么价值。

一个看似很博学的人,是不适合创业的,因为他对什么都不专业,而且他研究的所谓的博学,其实是各个领域的常识而已。

你又不是写文章的,要那么多常识有用吗?

信息爆炸时代,敢于拒绝信息才能成为专才,另外羽毛球、骑行、狗狗,这些都属于奢侈品,你要这么想,球馆里你认识了那么多人,有上班族吗?

你说在我这里学知识。

其实,都没用,学到的都是屠龙术。

在一个领域,你知道常识是没用的,你需要掌握的是常识以外的知识,而且是独到的,否则你咋可能胜别人一筹呢?

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是假象,例如你待在这里,每天有客人来,一起喝茶,一起聚餐,下午一起打球,晚上一起聚餐,然后在办公室喝茶到晚上8点,解散回家,每天如此,还动不动去山里野炊,给了你错觉,认为创业者就是这样的。

其实,创业者是勤奋的,专注的,而且超出你的想象。

所以,你在这里待着就跟农村姑娘去上海读书是一个道理,一方面眼花缭乱,一方面内心容易扭曲。

去年,腚疼做过一段时间的签名书,陆陆续续赚了10多万,但是花钱也很多,包括错误的投资之类的,最终还亏了一些钱,原因是他中途买过车子,装修过办公室……

今年,安稳了,在我那边上班。

去年下半年,笑笑也看好了签名书市场,直接进入了,上去就是大手笔,准备签一套10册的茅盾文学奖作品,并且有人直接投资他,他只需要出力就可以了。

这些书,预售了一批,后来这些就沉淀在了仓库里,后来他转行了,想做环驾中国,众筹了一辆奔驰G,从这个角度而言,做书不是说没有效果,因为做书时,先是送了1000册书,无数人加好友,积累了近万粉丝,从而实现了奔驰G的众筹,你要这么想,一个县城也没有几辆奔驰G,我们本地貌似只有两三辆。

决定做旅行以后,书就不能继续宣传了,否则容易让粉丝混淆自己的身份,你到底是专业做旅行的还是做签名书的?

这批书,签的质量的确不错,特别是笑笑做了礼品套装,跟柜子似的,很上档次,但是我本人不是很喜欢礼品盒,我觉得礼品盒太豪华了,就容易有买椟还珠的感觉,另外礼品盒太贵,一套100多块钱。

腚疼卖过一批,一套1200元,卖的很不错,很多人是看重了礼品套装。

除了礼品套装的,还剩了一批,因为笑笑要忙着去旅行了,所以就平价处理给我们了,关于这件事,我跟他们几个谈过,我觉得耐心很重要,什么是耐心?若是放在自己手里,一年的时间慢慢卖,至少可以赚50万,也是很不错的生意,你要这么想,现在干什么一年能赚50万?你别听别人瞎说,又是谁谁发大财了,去人才市场看看就知道了,月薪3000元的岗位都能挤破头,那才是真相。

到了我手里,我就需要考虑资金周转成本,毕竟一次性要支付几十万,我需要算帐,买入成本,包装成本,人员成本,物流成本,推广成本。

我有两个选择。

要么,走量,快速出掉,就是走短线,毕竟书来的太容易,为什么咱不愿意长期持有?主要接盘的时候就是想短线操作。

要么,拆分,按一年的速度来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花近千元买套书,还是比较奢侈的,当然咱给出的购买理由也很充分,你要想,再过几十年,这些书就是无价之宝了。

拆分,就是三本三本的卖,这样每套可以多卖200元。

后来,我核算了一下,一套书发出去的运营成本是680元,我想每本书赚10块钱,每套就加100元,就成了780元/套。

其实,就是卖1200元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速度要慢了很多,若是追求快,可能两周就卖光了,若是卖1200元可能需要半年的时间。

昨天,办了交接手续,我在想,其实我给了别人太多的错觉,很多生意我做起来得心应手,其实与我的产品、定位都关系不大,而是我背后有庞大的支持群体,若是我盲目地放大了这个市场,会忽悠了一群人有意无意地闯入。

为什么选择快速出手而不是慢速呢?

因为,我觉得战线一旦拉的太长,又会有N多人闯入签名书市场,去挨着找作家签书,一旦卖不了,最终还是会埋怨我,前天还有作家朋友问我,说有人找他签1000册书,问是不是我要的,我说不是我要的,我心想,1000册书什么概念?没考虑过砸自己手里?

任何行业,都属于少数人的。

你以为你很了解,一旦你进入,你才发现,你过去对这个领域的博学,不过是这个领域的常识而已。

常识不等于见地!

最后,广告一下,有需要这套书的可以联系我,我微信与QQ均为:2361456

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