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原创首发  |   仲诗文:我的动词是一颗颗子弹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祖国

 

我把繁星下这块土地叫祖国
我秘密的爱来自潮湿的水洼
一窝窝树丛,低矮的房舍,不被祝福的灵魂
和一片片空地

 

我获得的安宁来自隐忍的土地
肥实的牛羊,健壮的小子和一小杯米酒
我轻轻挪动脚步。夜空里
我的祖国没有愿意被我打扰的生灵

 

提着马灯的老人走出屋子,看见了我
不停说:你好啊,你好啊。我点点头
能有什么不满意呢?一茬一茬的
小子们又长大了,心爱的姑娘已娶回家

 

生生不息作为大善,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土地刚收割完毕。我要祝福那些即将被埋葬的
每当这时,我总告诫自己:好了,马上就好了

 

 


芦笛

 

自从有人活生生把我从芦塘砍下

我就拥有了一副忧伤的噪子

田野是美的,山川也是

低着头,慢慢走没的是人

晚风中的庄稼、炊烟与孩子

你们是良善的一切,不需要我来赞美

肉中之刺,失心之人

你们是痛苦的一切,也不需要我来宽慰

我宁愿,没有人听到过我嘶哑之音

万物也没有触摸过我的灵魂

 


 

辩护

 

我的国家不是由地沟油,毒奶粉,毒大米

染色馒头,猪肉精,甲醛鱼,硫磺鸡组成

不是由贪腐骄横的官员、利欲熏心的商人组成

不是

绝不是

 

新奥尔良波旁大街弥漫着路易斯安那州传统音乐

我不顾体面,大声与人争辩

白人、黑人忙着聚会,他们来来往往

投来鄙夷的目光

我因羞愧掉头转身

边走边哭

 

2016年8月的一个夜晚

我满脸泪水被爱人从梦中叫醒

她不停地问我,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我慢慢回到现实,起身,披衣

来到窗前,点上了一支烟

 

 


悼词
 
尊敬的吾土吾民
有这么一个人
经过了无数抗争
仍然没有为你们赢得胜利
他有过短暂的悲伤,从没有想过退却
他累了
允许他靠着苹果树
休息一会儿
有请苹果花儿,带着清香
持续为他绽放
 



无能的诗


我的动词是一颗颗子弹
瞄准了克扣我姐姐工资
贪得无厌的包工头
 
我的形容词是毒药
正奔赴那一群强拆我堂兄的房子
粗暴傲慢,穿得体面的家伙
 
我的主语是姐姐每天凌晨起床
和30斤面,蒸好馒头,送给工地上忙碌的人
 
我的宾语是堂兄的房子没有了
我的侄儿的学费也没有了
 
我没有谓语
 
我的副词闭上眼睛,张大嘴巴
我的副词无声流泪,无法喊疼
 
我的动词不能解恨
形容词也不能

 



玩火机

 

一株盆栽枯死,点燃后就是一钵灰烬
枯死既寂灭?哪个愿意对盆栽
潦草的一生刨根问底。越问询,越像阴谋
越打探,越像罪不可恕
来吧,谈谈黄色的打火机本身
是欲念促使它去点燃
还是因为肉体的搬动?
它肩负了职责与使命
还是拥有了权利跟义务?
让它留在桌上,还是装口袋带走?
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企业制造?
是外来工还是本地人生产?
是北方工厂,还是南方工厂?
它如何来到我的手里?
付钱购买?商家赠送?烟鬼遗失?
问题是:它点燃盆栽并试图使其新生
是继续使用还是收藏?
点烟?烧纸?能不能作为火种
如果是火种,我要如何对待
要不要为火种塑身?
要不要准备理论?
要不要安排迷离的故事?
要不要用时间铺垫?并虚构好敌人?
打火机,我突然想喝上一杯酒
打火机,打火机,我突然发现早晨明亮
打火机,打火机,打火机,我突然想高歌赞美
打火机,打火机,打火机,你是我的
啊,不是的,你也是他们的
打一下,你叭地一声
再打一下,再叭地一声
叭叭叭叭叭叭打下去
整个世界就会充满
这种美妙动听的声音

 

 


爱情

 

桐花开了三朵

我们的身体又老了一些

寂静就是光线

盖过楼角里的阴影

我已不会花费时日去描绘

越来越清晰的安宁

天气干燥,四壁空空

她坐着,嚼着几粒

年前剩下的蚕豆

我看一眼,她就慌了

她一慌。就把什么都回答了

对不起,这就是我们的爱情

我们的爱情缓慢一些

不急于呈现,也没有抒情

书中也找不出这些细节

我们散着步,吃着饭

无聊时,发会儿愁

 

 


2015年最后一首诗

 

到2016年元旦

小女儿就37天了

她还是崭新的

但她会一点一点地变旧

她一边抗议着白天与夜晚

一边接受着白天与夜晚

她总是在哭声中睡去

然后从哭声中醒来

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

天气晴好。阳光把温暖平均

分给每一个人

我想送给女儿一个祝福

欢迎你的到来

欢迎你叫我爸爸

这个世界太大,但愿你拿它有办法

你太轻,但我拿你没办法

目前,我还好。

 

 


焦虑

 

小院里,煎着文火

汤里翻滚着几根猪骨头

 

从地里挖出我们的人,吃着肉

发出短促的笑声

 

天很蓝,在盘子里

只歇了一会儿就溜了

 

老鸟在树上,向这个世界

要多余的活命时间

 

毛茸茸的身体

摸起来都已经败坏了

 



小酒馆

 

我在狗娘养的城里

爱上了一个姑娘

啊啊

她什么都好

她真要命

啊啊

她简至不是人

她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相比之下

你们全是

贪婪的狗杂种

我要把你们

全干掉

啊啊

你们全是

难以消化的酒瓶子

我要把你们

全砸了

啊啊

今天星星已死

今天路灯已死

今天没有警察

今天没有枪

今天的坏人

已被我埋了

啊啊

姑娘,你的牙齿

太好看了

啊啊,姑娘

你究竟是

什么玩意做的?


仲诗文,川人,定居惠州,诗同仁主编。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诗同仁

微信号 | zkshige

主编 | 仲诗文  

副主编 | 窗户 张远伦 张二棍 吴晓  江浩 江湖海 缪佩轩

编辑  | 张小美 幽幽雪  黍不语  一江 大雪  田铁流 霜白

邮箱:zongsiwen@qq.com



往期精选:

刘义   |   时间的匕首透过钢铁沁出微凉

吕德安  |  小雪

柳宗宣  |  我在梦里打听你的下落

麦豆近作  |  梦境与现实已被电钻打通

马新朝  |  马路向西

张作梗  |  一滴水大于世界

未可可  |  愤怒的尾针。 平静的湖。

李敢短诗  |  我一直等着你来爱我

江一苇  |  当人们赞美花朵 我总看到它的凋谢

李阿龙  |  鹅毛雪从白桦树落下,盖没了深入林中的小路

布衣  |  风暴,这人间的大悲欢

臧棣  |  未名湖

田晓隐  |  风吹旷野

吴铭越  |  这一行结束,九个女人其实是一个女人

商略 | 爱它们,爱它们的枝叶

侯存丰  |  雾深一些,南湖公园就如仙境了

苏远  | 我呼吸的冷风不停地吹着

唐允  |  蝴蝶将飞到哪儿? 亲爱的

游离  |  一定有什么击疼了我

王家新 | 唐玄奘在龟兹,公元628年

柯桥 | 母亲把我从大岭背寄出

祝凤鸣诗选

瓦兰的诗

江非的诗

马骅:雪山短歌

沈方:读帖问道(25首)

朱朱的诗:野长城

在中国,恐惧每天催你我早起

《情人》

杨键:《山巅》

黄礼孩:谁跑得比闪电还快

周建歧《多年以前》

树才:极端的秋天

东荡子:树叶曾经在高处

潘维自选诗 |大地的蓝在微微的鞠躬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