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不甚愉适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和记者谈到粉丝现象时,诗人北岛认为,这是商业行为。“这是个娱乐圈的事,能扩展到文化圈和文学圈,和整个文化圈的低幼化有关。粉丝现象是个小邪教,充满煽动和鼓动性。教主骗钱骗色,教徒满足自己的某种心理需求。”
我试着作“郑笺”。


先说“商业行为”。几年前,有位中年妇女突然开始教大家做蛋糕。这些蛋糕确实花样繁多,简便易学。渐渐地,就有了粉丝追捧。粉丝越来越多,粉丝群渐渐固定,于是,这位妇女就开始卖面粉,卖奶油,卖做蛋糕所需的一切。这算是小case吧。韩寒郭敬明这些大咖,其商业利润一定惊人。
再说“小邪教”。多年前,检察日报曾刊登一篇篇幅很小的案件报道,报道有人因信仰邪教而导致刑事犯罪,结果遭到该邪教教徒们的围攻。现在,你如果说几句批评韩寒郭敬明的话,他们的粉丝也会不依不饶。
最后说“低幼化”,再做一点补充。粉丝中确实有很多“低幼”,但也有很多只问立场不问是非的知识分子,如陈丹青等人即是韩寒的粉丝。


我想起一则文坛轶事。1923年10月11日,胡适再访郭沫若,陪同前去的徐志摩在日记里记下了他所见到的情景:“沫若自应门,手抱襁褓儿,跣足,敞服(旧学生服),状殊憔悴”,“沫若居至隘,陈设亦杂,小孩羼杂其间,倾跌须父抚慰,涕泗亦须父揩拭,皆不能说华语;厨下木屐声单单可闻,大约即其日妇。”从郭沫若家出来,胡适向徐志摩迭发感慨:“然以四手而维持一日刊,一月刊,一季刊,其情况必不甚愉适,且其生计亦不裕,或竟窘,无怪其以狂叛自居。”胡适甚至因此而理解并谅解了郭沫若的“狂叛”,其中大概也包括郭沫若等的“骂人”。


“不甚愉适”有物质上的原因(如有些“低幼化”的粉丝,因为学韩寒不好好念书,所以生活窘迫),但一般的知识分子都是精神上的原因。不过无论如何,既然身为知识分子,“不甚愉适”要自我调节,别轻易让自己沦为“粉丝”。(图片来源于网络)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