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折花入馔,春漾舌尖(上)

中国葡萄酒杂志2018-06-12 02:52:14

户外春光明媚,乱花渐欲迷人眼,既然秀色可餐,你是否也会萌生出在舌尖味蕾上摆设一席“花宴”?

以花入馔,馥郁留存久不散,品味清香与浪漫。

何不在春季且啖一朵花,让花漾在舌尖,沁在心脾。想来,这样的春天应该是最应景、最乐享、最潮流的吧!



折花入馔,春漾舌尖

赏春之际,折几枝花朵放嘴里嚼上一嚼,不失为一种童趣。你大可自早春梅花开始,一直吃个不停,直到春尾的槐花。

冰肌雪肤的报春使者梅花,它可做粥汤,名曰雪水煮梅落英或暗香汤。

俏丽而乖巧的迎春花,花朵拿来做酱醋迎春花是山东一道妙菜。

早春,高雅硕大的玉兰花瓣可以用来做蜜饯,可熬粥、泡酒,或取花瓣,拖糖面,油煎成玉兰片,这是《御香缥缈录》里慈禧太后的最爱。

松至三月华,调以蜜,作松花饼遗人,或如苏东坡唱的“一斤松花不可少,两斤白蜜一起捣,红白容颜直到老”,让你吃回青春。

然后,进入如梦似幻的人间四月天。

桃花开了,生吃的话你会觉白桃花淡甜些,红桃花似无味,春天里乐逍遥,啜着桃花酒,感觉一头扎进了桃花园,待味在齿间散尽,脸上泛起了桃花晕。

梨花诱惑人的不是其素白和清纯,而是幽暗的清香,梨花膏和梨花豆腐汤更是家常养生菜谱。

稍低下头看,一树梨花下的可是海棠,海棠花吃起来除了甜香还有些微酸味,海棠做鱼肉,或烩猪蹄,花香汁浓,平肝和胃。

清明时分紫藤花开放了,花香馥郁浓厚,但真诱惑胃袋的是那一朵朵垂吊的淡淡紫色的花朵儿及弯弯的花蕊儿,太招摇了吧;与紫藤同时开花的玫瑰,芬芳馥郁,香铺百步,在京城胡同巷里剪藤萝、摘玫瑰,摘下的花瓣用糖浸渍制甜点,即老北京美味“藤萝糕”与“玫瑰糕”,也是乾隆爷的御品。

倒是一旁的“花中西施”杜鹃花,吃起来是微酸带甜,外出踏青当你无食觅时,或许拿来充饥,不过可别被当做“采花贼”了。

最浪漫还得是吃樱花,此时你总能见到一颗颗盼樱、等樱、惜樱的脑袋。樱花树下,赏樱踏青,又能品尝着盈盈粉色的樱花料理,香脆可口的樱花煎饼、入口即化的樱花奶油三明治、暄软淡甜的樱花馒头……美哉!

四五月金雀花香袭人,“金雀花炒鸡蛋”在云南被视为“山林姣香”,似金盘成碎玉,细脂鲜嫩,风味独特;也可用糖醋拌,作菜甚精。

在五一节前,牡丹雍容抢镜,牡丹花瓣,汤焯可,蜜浸可,肉汁脍亦可。

晚春时,槐花开,这是打小就爱的口袋零食,把一串串、一簇簇的晶莹塞进嘴里,很清甜,花蕊更佳;新摘的槐花制成馅,和面做成花饼,这道清淡香甜的主食让人叫好,总吃不够。

晚春的南方,栀子花开,so beautiful so white,的确是花开如玉,美艳可嚼,可焯过凉拌或做汤或素食小炒。

(未完待续)

编辑/文:张 健



·END·

点击标题下方“中国葡萄酒杂志”即可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