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一个国家经济崩了究竟有多惨?

贵州西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2018-06-19 02:26:02

过去一年多,我们一直有来自这个国家的坏消息,无非是:


崩溃了,又崩溃了,再崩溃了!


近日,委内瑞拉再加码,政府这波举动惊呆一波吃瓜群众。


竟然使出了这种招数!


当一个国家经济崩溃的时候,哪些数据最重要?当然是真实的通胀率,以及发钞的速度等核心经济指标。老百姓、企业,以及外国投资者都会密切关注这些数据。


然而,委内瑞拉却决定:不再公布这些法定应该公开的数据。


从2017年2月24日开始,委内瑞拉央行网站开始拒绝公布数据,包括最核心的“货币供应量”。当然,其他的经济数据也停止了更新。


连日常的面包都吃不到了


而这次不公布数据,也许是因为数据太可怕!


2015年,委内瑞拉央行公告,委内瑞拉通胀率(消费者价格指数)为180.9%,远远超过1996年的上一个历史最高点即99.9%


2016年,委内瑞拉官方压根就没有公布通胀率;


2017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测算,委内瑞拉通胀率今年预计会达到475%。而该国的议会财政委员会主席何塞·格拉曾预估,在2017年末,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将达到680%左右。


通货膨胀下的人民生活是什么样?对于没经历过的人,真是难以想象。


还记得下面这张照片吗?它是一名记者在委内瑞拉的餐厅里拍到的,在2015年8月的时候。当时,一位客人买了个油炸的饼什么的,顺手用了2块钱的委内瑞拉纸币当了餐巾纸。


 

在新闻报道里,记者告诉我们:当时的委内瑞拉,一包100张的纸巾售价500块钱。所以用一张2块钱的纸币替代一张餐巾纸,是非常划算的,利润率超过100%!


2016年9月28日,众人洗劫了委内瑞拉中部马拉凯的Maracay Wholesale Market


目前,委内瑞拉实行粮食配给,一周仅被允许去商店购物两次,根本不够日常所需。在推特上,委内瑞拉民众感叹了自己目睹的“痛苦的现实”——


价格太高了,人们什么都买不起。大家只能靠麦片粥糊口,鸡肉价格飞涨,每个家庭都捉襟见肘……原本大家都是从家里带饭到单位,但是现在不会了,因为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


饥肠辘辘的人们,不得不在街道“猎杀猫、狗和鸽子”,现在首都街上到处是猎杀动物来果腹的人。还有很多人在垃圾堆中搜寻食物。在饥饿和绝望之下,哄抢和抢劫的事情越来越多。


“面包战争”


委内瑞拉人现在又在挖空心思寻找最重要的一种日需食品了,而该国总统马杜罗将之称为“面包战争”。


在委内瑞拉,人民很难找到卖面包的面包房。41岁的面包房员工弗兰•苏埃罗指出,“有面粉时,我们卖面包。但是,每隔15天或20天,我们才能有面粉。他们只给我们20袋面粉。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一天就得用8袋。”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责称,面包房囤积面粉,用这些面粉制作价格更昂贵的蛋糕和糕点,而非平价面包,这样的做法削弱了政府的稳定性。为此,委内瑞拉警方逮捕了四名制作非法巧克力饼及其它糕点的面包商,同时以售价比官方面包价格高为由接管了两家面包房。


大规模的饥饿,随时降临这个国家。而这个曾经人均GDP是中国2倍的国家,目前超过一半人口极端贫困。


数百万人想离开委内瑞拉 却因印护照的纸张不够办不了护照


委内瑞拉经济崩溃之后,不少人离开了这个国家。但是最近离开的人变少了,因为委内瑞拉政府迟迟不发护照。


据统计,2016年,委内瑞拉政府收到了 180 万份护照办理申请,最终只发出去了 30 万份。如今,每天有数百人在加拉斯加(委内瑞拉首都)的移民局门口排队,期望能够获得一份护照。

人们在移民局门口排队 

图片来源:委内瑞拉新闻网


根据国外知名金融博客Zerohedge的报道,为了逃离这里情况日渐糟糕的国家,委内瑞拉民众对护照的需求猛增,但政府却无法供应足够的印护照的纸张,这使得人们几乎不可能离开委内瑞拉。也有怀疑者认为,这可能是马杜罗政府试图阻止人们离开委内瑞拉的一个手段。


马杜罗也承认了护照长期短缺的问题,并在上周推出了新的在线服务:申请者只需支付两倍于现场办理的价格,就能在72小时内获得护照。然而这个网站已经崩溃了多次,目前还不清楚通过这个服务发放了多少张护照。


谁之过?


一个曾经富得流油的国家,一个资源无比丰富的国家,为什么变成如今这模样?


委内瑞拉拥有全球最大的原油储量,它的原油储量比沙特还要多,差不多相当于伊朗和伊拉克两国储量之和,是俄罗斯的三倍。


在石油昂贵的时代,那时候的领导人查韦斯非常高调,常常跟美国人唱对台戏。在国内,为了赢得人民的支持,政府大笔发放福利,最著名的福利是:委内瑞拉的汽油全球最便宜,比瓶装水还便宜,随便用。


有这么多福利,谁还愿意辛辛苦苦干活?


委内瑞拉人全都躺在政府财政上享受着,政府则依靠卖油赚钱。


直到查韦斯去世之后,国际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开始终结QE,大宗商品的黄金时代终结了。美国的页岩油、页岩气技术日益成熟,让美国的天然气从进口变成出口,石油进口量大减。此外,新能源汽车技术也进入到推广阶段,石油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发生了逆转。

 

在2015年以来的“国家崩溃”中,倒下的几乎全都是委内瑞拉、尼日利亚这种体制毫无竞争力,国内工业体系不完整、基础设施落后,甚至连粮食都依赖进口的石油国家。


这里,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二战后凡是依靠石油资源,跳出来挑战美国的国家或者领导人,最后结局都比较惨。这大概是因为美国拥有强势的美元,以及不断进步的科技,美元加息和新能源革命,就是对付石油国家最好的绞索。


一个警示


当石油不值钱之后,委内瑞拉滥印钞票,不但导致货币狂贬值,汇率崩溃,最后政府宣布穷得连钱都印不起了。



一个国家的货币没有成功国际化,要慎重印钞,因为这些钞票只会在国内流通,会导致国内货币过多过剩,会导致经济衰退和高通胀,会导致民不聊生。


任何一个国家,通过印钞都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糟糕,任何宽松的货币政策,最终的结果都造成无法挽救的严重后果。


今天,委内瑞拉完了,因为滥印钞票;昨天,津巴布韦完了,也是因为滥印钞票。然而全球一个又一个国家走向货币宽松的不归路,现在是日本和欧洲,痛不欲生,印钞让这些国家失去了二三十年,甚至更多。


因为货币宽松,房价高涨,不是财富增加,而是货币迅猛贬值;因为货币宽松,物价高涨,投机猖獗。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多么痛的领悟!



委内瑞拉危机多严重?民众飞到美国买卫生纸

卡门•门多萨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抵达纽约,为的是探望女儿安娜贝拉,顺便买点卫生纸、香皂、牙膏、豆子、玉米淀粉、金枪鱼、蛋黄酱和阿司匹林。66岁的门多萨在自己的国家——委内瑞拉——买不到这些日需品。


委内瑞拉日益恶化的经济衰退已经演变成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委内瑞拉人没有东西吃,没有药治病。与此同时,犯罪率攀升,而高呼“让马杜罗下台”的街头抗议此起彼伏。在过去的一个月内,门多萨一直和安娜贝拉呆在纽约。这位老人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在委内瑞拉,她在7月份的一个月内都没有卫生纸可用,不得不用餐巾纸。


近来,在安娜贝拉位于布鲁克林公寓的不远处,新开了一家Whole Foods。她让母亲没事的时候就去那里逛逛。在超市里,当门多萨看到满货架的食品,以及新鲜的蔬菜和水果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要知道,在委内瑞拉已经很长时间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了。


“我的眼睛湿润了,”门多萨说,“在委内瑞拉,能看到牛奶就已经很高兴了。”


门多萨并非是唯一一个不得不到别的国家购买日需品的委内瑞拉人。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大约有50万的委内瑞拉人跑到美国买东西。而且,这种趋势正呈现上行轨迹。住在美国的委内瑞拉人说,他们的很多朋友或家人都到美国购买日需品。当然,前提的是,选择这种购物途径的委内瑞拉人,都是能承担这种高额成本的人。


住在纽约的委内瑞拉科技企业家比特里兹•拉莫斯说,“这足以证明委内瑞拉现在有多糟糕。更为糟糕的是,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拉莫斯、门多萨和其他委内瑞拉人都认为,委内瑞拉不会永远这么糟糕。但是,他们并不认为短时间内这种情况会有所好转。


不过,改变可能正在酝酿中。


近日,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日宣布,反对派阵营需在10月下旬的3天内征集到20%选民签名,这是弹劾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公投的必需因素。换言之,反对派阵营需要集齐20%选民的签名才能弹劾马杜罗。倘若集齐,明年年初可能会举行全民公投,投票决定马杜罗的去留。


像餐馆老板厄内斯托•常这样的很多委内瑞拉人认为,至少未来五年内生活不会好转。9月份,他把妻子和四个孩子带到了美国,为此他花掉了两年的积蓄。他和家人乘飞机抵达迈阿密,再坐28个小时的货车,到达纽约。为了带孩子到迪士尼乐园玩一玩,一家人在奥兰多逗留了数小时。在纽约,厄尔斯托和家人住在哥哥家。这位餐馆老板意识到,委内瑞拉危机给自己的孩子们带来了多么大的影响。


“尽管孩子们都还很小,很多事还不懂,每次去超市时他们会不停地问我,为什么委内瑞拉的超市和纽约的不一样呢?”


他补充说,“我希望我可以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不管是食品还是药。”


在去美国之前,他两岁的儿子生病了。他跑了七家药店,都没能买到青霉素。最后,邻居借了他一瓶青霉素。到了美国之后,他买了泰诺、奶粉、小扁豆、香皂和其他委内瑞拉很难买到的商品。


厄内斯托和门多萨都说自己是委内瑞拉的中产阶级。他们穿戴很好,能说流利的英语,用的都是iPhone。门多萨的亡夫是一名外交官,两人曾在伦敦住了三年。1994年,厄内斯托从纽约巴鲁克学院毕业,2000年定居委内瑞拉。


虽然有钱去美国购物,但是这个购物过程并不愉快。除了没有直达航班,飞往美国的航空公司都不收委内瑞拉货币,因为它太不值钱。


门多萨为由特殊需要的高中学生做家教,每月赚150美元。以前,她每天会教7-8个学生。现在,她只有3-4个学生,而且有些家庭不能按时支付酬劳。


厄内斯托做几份工作——管理自家餐馆、在银行工作、为委内瑞拉当地一家食品进口公司工作——每月收入60美元。五年前,委内瑞拉经济未如此窘迫时,他每个月能赚到200美元。


尽管厄内斯托和门多萨的收入在委内瑞拉人中已经算是高收入,但是在迅速攀升的通货膨胀环境下,他们的收入的实际购买力大幅下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委内瑞拉通胀率将高达70%。(米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