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遥远的十三局

未来作家读书会2018-06-19 14:14:24


遥远的十三局



站在门口,目光穿过爸妈手植的梧桐和香椿树,看一轮寒月挂在天上。明月乡愁,也许再没有此时此刻来得惆怅。十三局老了,家属区路口再没有成群结队嬉戏打闹的孩子。青壮年职工去了国内国外的工地,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看见几个好朋友的妈妈,还能一口喊出我的名字,她们虽然是奔80的老人,依然保持着往日的优雅和时尚。只有那缓慢的步履,透出岁月无奈的苍凉。

 

昔日的十三局小学被改建成街心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木遮住了几十年的琅琅书声。十三局的孩子们在这里扬起知识的风帆。对面的国营菜场早被拆了。当年的小学生们,手里捏着一分两分钱,趁课间休息时,跑去买零嘴,那个柜台上摆着几个玻璃罐子,糖豆,山楂片,果脯条,都是孩子们的宝贝。卖东西的“老头”态度恶劣,大家总是怀疑他克扣了份量。谁手里有个5分钱的钢蹦,就是土豪啦!可以买一大堆东西跟朋友们分享。暑假里,同学们在这里排着长队定量买西红柿,买豆角。买粮食,买地瓜。早晨天不亮,拿着肉票排起长队买肉,家长嘱咐都是一样的,买点肥的。那会最令人向往的职业,好像是医生,司机,售货员还有那个放电影的。


      

西区被一栋栋新高楼排得满满当当。最先改造的东区楼房已经显得老旧不堪。我怀念当年那六家一栋的红砖瓦房。院子中间有公用水管,家家在那洗米洗菜洗衣服,笑语飞扬。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孩子,追逐嬉戏的鸡鸭和小狗。院门口天天有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呼唤,一起去上学吧,出来做游戏吧。每天的黄昏时分,有母亲长声招呼孩子回家吃饭,柔情的呼唤声伴着袅袅炊烟在宿舍区回旋,一会就能看见一个满头大汗的孩子,奔跑着向母亲扑去。家家门前种着丝瓜,扁豆,各种花。没有防盗门,孩子们脖子上挂着家门钥匙。突然下雨了,院里在家的老人或者休夜班的人,一定会把满院的衣服被子收回去放着。家里大人临时有事不回家,邻居一定会帮着给几个孩子做饭,或者干脆领回自己家。午睡时安安静静的家属区,走在树荫下,大有犬吠深巷,鸡鸣树巅的田园风光。夏夜乘凉的人群,在院里院外成群围坐,大人们摇着扇子,说着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孩子们听得出神。一家有人从外地出差回来,满院人家都会分到他带回来的土特产。最受孩子欢迎的当然是糖,大白兔,奶油太妃,椰子,话梅,那花花绿绿的糖纸,还被小心夹进书里,成为女孩子比拼的骄傲……如今,唯一没有老去的,怕只有亲情了。哥嫂这两天生活的主题,就是研究给我做什么吃,买什么吃,好像我是从灾区来的小难民。我最喜欢挽着哥嫂的胳膊,去外面吃他们推荐的早点名吃,什么商河老豆腐、王家肉夹馍。大清早居然就有卖冰糖葫芦的,嫂子给我挑串最大最红的,我吱吱嘎嘎吃的高兴,看得他们喊倒牙。一路不断有熟人打着招呼,哥就得瑟:这是我在天津的大妹妹!在家里,我最喜欢窝在沙发上,看着哥新添的几根长寿眉,听他说写书法,说唱歌,说画国画,说在游泳池里怎么跟年轻人比赛玩命。听嫂子说麻将桌上的风云。跟奶声奶气的果儿,讨论她的莎莎小公主。唯有此时此刻,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十三局,回到当年的小阿妹……




 


施寒梅

未来作家读书会编辑





读好书   看未来


本文版权归未来作家读书会所有

转载请注明:转自未来作家读书会

[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