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百度只不过做了大家都想做的事情

社工日志2018-06-12 16:25:09

社工是给社会写诗的人

关注社工日志

聆听心灵深处的歌声


图:Jacopo Lorenzo Emiliani


五一假期过得很不轻松,本来决定借阳光灿烂的日子外出享受一下难得的闲暇时光,出发时便只带了单薄衣服。谁知一场不期而至的雨,让自己顺利地感冒,继而觉得整个天空都蒙上灰色,一如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的大姐走了,只三十多岁正当风华正茂的年纪,留下一个才一岁多还在吃奶的孩子。悲哀的是我竟然连她的样子都记不起来了,只瞬间恍惚,时空倒错,回到兄弟俩在他家阁楼上为高考奋战的半夜,一阵臊子米粉的香味儿从楼下直飘上来。那便是出自大姐之手。


之后是陈忠实与梅葆玖这样的大师,他们至少还留下了很多经典作品,斯人已去,其作品永耀神州大地。


最后便是魏则西,并不是因为他最后才走的,只因为他是在死前籍籍无名,死后却引起最多讨论的年轻人。


关于事件本身已无需多说,只想说说百度的问题。早在多年前我不能用谷歌,而百度已是满屏广告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不住爆粗骂它了。然并卵,骂的人越多,它却越来越强大。这种情况与当下迅速蹿红的一些网红如出一辙。只是对于百度我总觉得它终有一天会出点问题。到后来的变卖血友吧,再到魏则西事件爆发,也算印证了这个预感。


如今百度已引起各路人马的一致征伐,官方也成立声势浩大的相关部门调查团展开调查。不过结果几乎可以预见:一大波渉事的人员遭到追究,百度被罚款,魏则西父母收到一大笔赔偿款等等。然后呢?百度还是照样做它的竞价排名,照样地赚钱,人们再继续用它的搜索,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限的垃圾信息之中。


从一系列的食品安全事件再到百度事件,它们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1

问题的隐患早就已经存在



在魏则西之前难道没有人被骗?在毒奶粉之前多少孩子出现问题?在毒疫苗之前多少孩子受伤?只是每次必要等到一次公众事件爆发之后才会引起关注,继而相关部门调查,继而一阵风一样地过去。况且这种能够引起关注的事件并没有那么容易,需要有很大的杀伤力,需要有恰当的时间、需要有恰当的人来推动,那真是天时地利人合的完美结晶。于是我们想到,如今社会上不知道还存在多少安全隐患?只能等待着一次天时地利人合的结晶爆发?



2

金钱至上的信仰



这些年所发生的所有事件,几乎都与金钱至上的信仰有关。这是整个社会价值观的问题,从人们开始接受白猫黑猫论的时候起,一切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价值观就已兴起,无论哪行哪业,概莫能外。具体到百度事件,当以"Don't be evil"(永不作恶)为价值观的谷歌被封杀的时候,就意味着“作恶”的百度崛起之时。这就等于百度拿到了一张来自天朝的“作恶”通行证。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篇指责百度没有价值观的文章里说得很好:“当一个企业的大战略、大价值观出差错的时候,任何局部的、小范围的改善都起不到任何决定性的作用,那些所谓的创新,就像在刚被伐去的木桩边开出的一朵野菊花那么的虚弱、苍白、无力,改变不了这片山头注定成为荒山的命运。——摘自《以百度为例,说说公司价值观和KPI》,作者:卢松松。我想说的是,这句话不光是适合于一个公司,还可以适用于一个人,一个集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好吧,吐槽到此结束,接下来是该进行反思的时候。


今天百度出了问题后,所有人都开始攻击它,包括那些昨天还在读李彦宏的创业励志故事,并称赞其为创业者里最帅的人的粉丝。是的,站在道德高地指责别人永远是最轻松的事情,这也是国人最擅长做的事情。


百度为了赚钱难道这有错吗?有句话说得好:许多人恨贪官其实是恨自己没有机会成为贪官。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问问自己:假如有一个像百度一样赚钱的机会放在你的面前,你会选择放弃吗?假如有一天你大权在握,你敢保证你不贪污一分钱吗?


百度只不过做了大家都想做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它?


社工日志 | 一个真诚的公众号

ID: shegong-rizhi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