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长随笔】我是卞赓

闽海新韵2018-06-12 16:22:55

 

愿意听我讲故事的朋友们

你好啊!

我叫卞(bian)赓(geng)

 


当然啦

我不是那个“武状元”卞赓

厦门海关援疆干部  卞    赓


因为感冒白天休息太多造成凌晨时,大脑很是兴奋,加之家里一直在催稿,自觉再不写点什么交待不过去了,干脆起床打开电脑将近三个月的点滴记录下来。

1.

>>>篮球·卞赓<<<

 

恰逢乌鲁木齐关区举办“天山杯”篮球赛,我有幸被抽选作为一名普通队员参与其中。整个赛程中,从训练开始,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球队全体人员凝聚力非常强。说实话,因为膝盖的老伤,这种训练强度对我而言有些超负荷了。但是看着场上还有岁数更大的同志在咬牙坚持,自然也就不必说什么,继续拼搏,大家在一起为着同样一个目标而努力。训练期间齐心同想,很快成为了场上的队友,场下的朋友。

 

队中维族小伙,盛情邀请我们去家中品尝新疆美食,抓饭、拉面、手抓肉、各种甜的掉牙的水果,感受到了新疆人民的热情,感受到了“各族人民一家亲”。

训练的辛劳加上初来乍到品尝的美食,暂时淡忘了想家的念头。

 

时间过得很快,将近一个月的集训结束了,球队面临着最终的大考。大家收拾行囊奔赴比赛地“霍尔果斯海关”。新疆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大,从南疆到北疆飞机还需将近四个小时行程,不算中间经停。一路上,半个南方人的我透过飞机的舷窗不停的向外张望。收获的是别样的风景,连绵起伏的荒山,偶尔点缀星点的村庄,不禁感叹人生命力的强悍,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竟然有生命的存在。飞机降落时,更为惊叹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群山之中竟然隐藏着如此宽阔,如此宽阔平整的绿洲。

 

比赛中因一同来疆的洪军同志个人球艺远超其他,一路顺风顺水,几场关键比赛顺利拿下。队员中难免滋生了懈怠情绪,输掉了一场完全不可能输掉的比赛,将自己推向悬崖边,此时比赛还剩一场。赛制为积分赛,最后一场比赛赢则冠军,输则三四名。赛前动员会上,众志成城再次体现了球队的凝聚力,向心力,一种我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精神,那种精神几次令我眼眶湿润,很多年没有感受到如此震撼的团队。第二天的比赛,不出预期取得胜利,场上队员拼搏流汗,不放松一丝一毫直至结束,场下队员呐喊加油,其声甚至盖过主场锣鼓。一场比赛下来我看到的是一个整体,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比赛后的庆功大家都醉了,带着欢欣返程喀什。

此次比赛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看到“骄和娇”,只看到了团队的凝聚、拼搏,球队队员间更加紧密,都成为了无间的朋友。

2.

>>>物控·卞赓<<<


定岗于物流监控处查验二科,主要工作就是喀什机场的旅检和邮局的邮包监管。


物控处李处对我甚是照顾,从工作的交接到办公室的清扫都亲自过问,自是心怀感激。二科加上我共有三名同志,一名人称“老麦”或者“麦调”,是少数民族同志,已经是一名调研员了;还有一名同志“小王”(女),刚参加工作几个月。看到这样,我心里有些犯难,固定思维又起作用,不禁想“这个科室不好带啊”。私下问了前任,他很明确的说,不用担心,麦调人很好,小王也很积极。经过几次上岗的磨合,果然发现我的担心纯属多余。麦调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多年,经验极其丰富,待人诚恳,没有任何老同志的架子;小王刚参加工作,没有我想象中的“娇气”,踏实肯干。


 喀什机场的平时监管任务不多,主要有三种航班需要监管,一是正常两班(周一、周五)往返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国际航班,主要有个问题是时间点比较晚。每次都要从晚上九点三十分做到第二天凌晨三点;二是喀什机场是一个军民两用机场,时不时的有军机起降,时间点更是无法掌握;三是最为头疼的备降航班。喀什机场是距离乌鲁木齐最近的国际航空港,所谓的备降航班,就是一旦乌鲁木齐因天气原因无法降落,所有飞乌鲁木齐的国际航班都要备降在喀什。每年年底年初几个月份乌市雪雾天气很多,常常凌晨三四点被电话吵醒,从暖暖的被窝中爬起,顶着月光去机场执勤。麦调岁数大,小王家里孩子还没满周岁,但我从没有听过他们抱怨什么。切实感受到“定岗定人”容易,“定心”难!

行邮业务相对机场比较轻松,每周去两次邮局,对进出境邮包实施100%过机查验,进口邮包品类比较集中,主要是一些网购的奶粉、化妆品、纸尿裤等,因为新疆反恐形势比较严峻,每个邮包都仔仔细细的观察,对一些反宣品、刀具等格外小心。出境邮包主要衣物、干果居多。

3.

>>>边关·卞赓<<<

吐尔尕特口岸

我按照通知被分配到吐尔尕特海关跟班学习。车行高速一个小时从海拔800米的喀什市区来到2100米的吐尔尕特口岸。一路无心欣赏异域风景,蒙蒙的耳膜提醒我一直在上山。


在欢迎会上,我表明了态度,“来到口岸就是跟班学习,自认是个学生,同时本着学习边关精神的目的来到尕特海关”。领导简要介绍了尕特海关的情况,印象最深的话就是,“现在的尕特海关较下迁前的老口岸各方面简直太幸福了,以前那个苦啊!还有,你如果第一次上这样的海拔,走路慢些,不要跑”。鉴于我在查验一线工作时间长的原因,暂时安排我在查验一科学习。会后,我百度了一下老口岸的情况,老口岸设在海拔3800米的边境,土坯房子,无水无电,自行解决。

有意思的是,不清楚为什么,吐尔尕特海关人都自称“尕特海关”,而不称“吐关”,入乡随俗吧。


安顿好行囊后,第一件事就是填饱肚子。山上嘛,温度较喀什市区低有七八度,最初给我的感觉就是饥饿。有幸赶上伙食改善日,中午吃“抓饭”!领导说,这是整个南疆海关最好的抓饭,因为做抓饭的大师傅在整个海关系统都有名气,在总署厨艺交流中都数一数二的!品尝后果然名不虚传,必须点个赞!

下午工作正式开始,随着一科赵科长在H986现场转了一圈,听赵科将整个H986查验场地的规划运行做简要介绍。因为授权问题无法进行从事H2010系统的工作,所以安排我在“登临岗”。所谓“登临岗”,就是对进出口车辆进行登临检查,核对海关施封锁等工作。


新疆特殊的形势要求海关全力发挥反恐职能作用,H986有其独特的优势,所以对进出口货运车辆施行100%过机查验。尕特海关业务量占整个南疆关区六成,是喀什关区最大的业务现场,从现场排起的车队长龙即可看出,整个现场都是忙碌的。

充实的下午很快就过去了,还加了半个小时班,八点收工(注:喀什地区地处西边缘,与北京时间有两个小时时差)。我看周围的同事艾力亚尔.艾斯开尔(这名字现在都记不全,都叫他艾力)面露喜色,随口问道加班还开心么?答道:“这算早的好嘛,之前车多了时候要到十点呢”!话匣子打开了,接着说道“尕特海关是三班倒,上班、加班、值班”。面色带着微笑,没有看到抱怨和不满。


尕特海关工作生活从周一至周五都在口岸,周末下山(还需留下三名值班人员不能回家)。尕特海关建在通往国境线唯一“孔道”道路与内通道路的交叉地段,周围全是荒山戈壁,远离城市的喧嚣,庆幸的是有一两家小小的商店可以买到日常用品。

匆匆吃完晚饭,参加边关特色的“晚学习”,全体人员参加,学习文件、汇报工作、批评自我批评,时长一个半小时。会上真是事无巨细,关长俨然就像一个家长,想把整个尕特海关建设得像一个和睦的家庭,责任感充分体现。


实话实说,白天走快点还真有些气喘,回到宿舍以后很疲劳,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睡去,感觉很兴奋不停的做梦,中途还要醒个两三次,仿佛接着的梦自己还能安排情节。第二天早饭时,问了问,原来真的是高反,虽说海拔不算太高2000米多些。回想一下,好像自己真的没有上到如此高度,心想自己真是弱爆了。与其他三个边关援疆的厦门兄弟了解了一下,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心里才平衡了一些。


到尕特的第四天,起风了,带起了漫天的沙尘。南疆气候干燥,地面存不住土,风起天变色。人行其中眼睛睁不开,小心翼翼的呼吸,这样还是感觉齿间沙沙的,眼镜就惨了灰灰的一片。老尕特人说,这地方叫“托帕”,意思就是“土大”。每年四五月份,地面水分全部蒸发完的时候,“下土”才叫厉害!“托帕”、“土大”“下土”几个词叠加,不难想象遮天蔽日的景象。

周五了,检查完最后一辆出境货车,终于下班了,心中还是有着些许的激动。先入为主的感觉,喀什的寝室才是自己的“小家”!这时想起,一周五个工作日不在家人身边,带着对家人的牵挂和愧疚奔赴边关岗位,周围的同事又是何种心情?!油然升起一种敬佩之情!


二十五号这次下山休整,恰逢月底业务量最繁忙的一天,果然忙碌至晚十点,班车二十分发车,因冰雪天路滑,车行四十,将近十二点才到市区。路上收到来自各方的关切问候才知晓地震了,好在喀什地区只有明显震感,并无人员伤亡,同志们脸上对家人的牵挂才释然。

援疆的日子里,我的心中对“吃苦、战斗、忍耐、奉献”这几个词又有了新的定义:

吃    苦

口岸自然环境恶劣,风、沙、雪、戈壁,基础建设差,经常停水停电;

战    斗

口岸忙碌,货运量大,监管任务重,作为业务量最大的口岸,经常成为业务改革的试点。需要强大的凝聚力、战斗力;

忍    耐

克服各种自然条件的不适,准时准点、保质保量完成监管任务。很多同志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病,长期服用中药;

奉    献

口岸特殊的工作性质决定,工作人员需要远离家庭,从周一至周五在口岸值守,期间满是对家庭的愧疚


文字单薄,这些感觉还有很多很多,无法赘述,必须亲临现场,切身感受。


4.

>>>海关·卞赓<<<

我叫卞赓

我不可能如武状元卞赓那样

将刀枪棍棒耍得有模有样

我是卞赓

一个秉承前人之志

能够为边疆建设不遗余力的卞赓

         一个普通的厦门海关关员卞赓


卞   赓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于晨

文中部分图片源自网络,仅作配图表达,若有不妥,请微信留言告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