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冰淇淋材料价格联盟

从一无所有到在大理盖了18000㎡的房子,他用11年在洱海边造出最诗意的理想生活

集成汇2018-06-19 03:38:26

30几岁,城里人忙着存票子买房子换车子的年纪,他在云南在大理,种地,盖房子,养牛,办集市……


以及,每日坐看洱海潮起潮落。



那个曾经高歌诗与远方的男孩子,

用了11年时间,

在大理打造了一个乌托邦帝国,

把诗和远方都幻化成了活脱脱的现实。




走的城市越多,他说自己对大理就依恋。


“大城市里大家过着差不多的日子,而大理即使颠倒了也能继续进行,科学家变农夫,程序员当木匠,流浪歌手不再流浪”。


然而,被大家唤作“全大理最靠谱文青”的嘉明,11年前,却是老妈嘴里的“二流子”。


“你个二流子。”老妈冲着我白了一眼。


十多年前,又一次背包离开家门时候,我妈半开玩笑半生气地送了我这个称号,似乎有点恨铁不成钢:以文艺青年自居,整日“游来荡去”,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车没有房……


就像我妈说的,除了诗和远方,我的确一无所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妈妈的话激到了,我发觉总飘着也不是个事儿。


虽然只有肩上的双肩包和脚下的自行车,但让我憋屈在城市的各种固化纲条里……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南下——去开旅社,至少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嘛。


我想,我的这个小心思小漾一定懂的。



小漾是一条狗。也我在大理的第一个朋友。


07年大理洱海边的双廊,还没多少游客,整个村有一半的人不会汉语,所以我找到了翠花。我总是猜想,翠花听得懂汉语……那时候,双廊家家户户都还在石头房里养奶牛,唯一的水稻田还没有被填盖。


潮湿的海风穿过石头砌成的房子吹进来,我一个激灵,醒了。那年夏天的傍晚,我决定在这里盖一所房子。


这个放在院子里面朝洱海的白椅白桌,如今已是洱海的必到的地方~


每天骑自行车绕过河湾低洼处的水稻田,一路和从本主庙出来的白族人打招呼,然后到洱海边取造房子的材料。洱海水位上涨淹没村路的时候,村民们会用渔船载着我和我的土狗,运输改造所需的木材水泥。


将牛圈改成了厨房,将房子的内部改成了木制结构……像一个小男孩搭建积木,看着自己的房子一点点起来,那感觉是不可思议。


没想到,我,一个不靠谱的文艺青年,竟然也可以干出这么靠谱的事儿。



建好的海地生活一号院~


借着海地生活赚来的小钱,

我这一激动,

又开了海地二号三号四号院……




村里人也乐呵。


双廊村民善良,喜欢同人打交道,“海地生活”一开,他们自发成了引路者。他们说这个沉寂已久的小渔村,太久没有这么欢腾了。




然后就有了那一通电话。


那个本该酣睡的下午,我在洱海边酝酿了个把小时,然后拨通了妈妈的号码:“妈,不如你和我爸来大理吧,来这里养老,我管你们。”


虽然我妈对我这个“二流子”的转变很是惊喜,但一说让他们离开扬州老家,妈妈就就一连串的不,理由是舍不得村里那片地里种出的青菜,“嫰,鲜,好吃。”


就这个事儿啊,那我们自己种不就好了。


这就是“柴米多”农场:这个湖本来已经消失了。为了一个完整的农场自然生态,我恢复了这片名为神佛湖的湖泊,它曾在1968被人为填平,现在又被我找回来了。


老爸来了老妈来了老婆也来了,

一家人在农场里倒腾。

一不小心,

“柴米多”农场的产量就超标了。

吃不完啊怎么办?

办个集市呗,正合我意。



农场工作人员已经跃跃欲试了~


说是集市,这帮人哪里只是来买菜的啊。


法国人,美国人,阿根廷人,巴西人……大朋友小朋友,这里简直成了一个狂欢的地方。




这边的人还在挑土豆,


那边的已经做好了馍馍,



对着洱海的日头射箭,


坐地上咬个文嚼个字,


或者,咱来吹拉弹唱,


隐居在大理的皮匠、银匠、木匠、泥匠、皮匠、工匠、画家、作家都跑出来了……


实在有意思,原来在大理有这么多想不到的人,想不到的可能。


“来哟,自家做的茶油酥哟~”


地大人多……

这一闹腾,我就开了“翠田”,

我开在田野里的餐厅,

也是大理第一家田野餐厅。



透过全透明的落地玻璃,一年四季都能看见眼前的农人田野,这也是“翠田”二字的由来,我很喜欢。


野生花树汤、奶油蘑菇汤、迷迭香煎牛排、蔬菜沙拉、各式西班牙tapas等诸多美食,如数家珍,一应俱全。


当然,前提是你所在的餐厅得叫“翠田”。




本着就近原则,翠山(第二家餐厅,喝酒吃小火锅的地方)就在隔壁。


木石结构,二层小楼,中间有院子,院子有老石榴树,也有楼梯通观景台。


除了好吃养身的火锅和香醇可口的美酒,我暂且不提,因为它才刚刚开业,它区别于翠田的妙处在于单从外面看,它是主营火锅的小酒馆,如果进到院子,则是别有洞天的住宿区,二者以木门相隔。


还有后来后来的Farm To Table:柴米多农场餐厅……



所有我们吃到的食材均来自农场直供,包括鸡、鸭、鹅、瓜、果、菜、谷、牛、蜂蜜……我相信真正的美味不在厨房而在土地。


我认为在这里,最好的生活也应该有一片土地:可以喂马劈柴,放得下我们所有的生活。


回想自己在大理呆了11年……这11年,大理,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旅途的目的地了,而是一个近乎于故乡的存在。


而过去,虽然我对盖房子、种地、餐饮都有了很直接的经验,但是这些项目都较为碎片和单一,所以如果能够盖一座涵盖了之前所有涉足领域农场酒店,完成一个自建的生态系统,那就好了。


着也许就是我为什么,要在大理山海之间的田野里,盖一处只属于大理的乌托邦:柴米多农场酒店。


柴米多农场酒店位于大理的下鸡邑村,是滇西的中心处,占地共90亩。因为靠近环海西路,距离大理古城只需10分钟车程。这里因地处苍山洱海的田野间,避开了尘世喧嚣,安静又私密。


柴米多农场酒店,毫不夸张地说,它将会实现你几乎所有对大理的想象。


我们将一座白族四方院改造成了农场野奢酒店,里面共有三间观山套房,每套面积都不小于80平米。三间房,都将苍山的景和农场的美好裱在了窗里。


在农场最大的湖心岛上,这里将会有一间帐篷野奢套房,独享整座小岛的900平方。



设计效果图


这里是一所大理乌托邦式的农场酒店,也是一间农场生活学院。


在这里,我会和哈佛大学建筑学硕士赵扬,方所创始团队原图书总监,中古厨房创办人杨函憬,壹基金艺术顾问陈志鹏……一起打造农场生活学院,艺术图书馆,食材研究所,spa会所,健身房,花房咖啡厅,小剧场等等等……


这样的美好,你怎么能舍得不来?


我想邀请你,喜欢这样生活的你,来尝尝云南农场的特产,在花房咖啡馆喝下午茶,住在这里,当一回大理的生活家,我们一起烧陶,染布,做乐器,做皮具首饰,顺便玩玩锅碗瓢盆。


当然,我更希望在这里找到农场酒店的共建人,我们一起去建造诗和远方。


转自公众号:有束光

本文已授权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采购房屋产品  需求集成设计  购买部品建材

现在就点击“阅读原文”


置顶“集成汇”订阅号,参照以下操作,获取第一手的集成建筑资讯。



如果你想了解集成建筑的任何内容,可以随时留言告诉我们




集成汇|专注于集成建筑及上下游产业链的B2B平台

www.jichenghui.com

新浪微博:@集成房屋

友情链接